快捷搜索:

一个个重新审视起原本在趴在楚锋肩上

但楚锋没有闪避,而是,握拳,将体内积蓄的冥道真气灌注在拳中,不管那压来的刀势,直接对着眼前修士的心口轰去。
 
    眼见如此,那出手的修士眼中顷刻露出了浓浓的嘲讽,姑且不论楚锋的一拳究竟能有多大威力,单是彼此的攻击速度差,不等楚锋一拳轰至,自己的一刀就已将楚锋从头到脚一劈两半!有死人还能继续出手的么?
 
    只是,那修士眼中的嘲讽仅仅维持了一瞬就换成了浓浓的惊愕!
 
    当那修士手里的屠刀距离楚锋头顶已经不足一寸时,竟是再也落不下去,而阻挡这一切的赫然是一只纤细、短小的猫爪!
 
    就是这只猫爪稳稳托住了锋利无匹的刀锋!
 
    伴随而来的还有一声恼怒的猫叫!
 
    紧跟着,那修士只感觉心口剧烈一痛,整个人瞬间失去了意识,软软倒在了地上,而手里握着的屠刀也是‘当啷’一声坠落!
 
    一刹那,所有修士都震住了,一个个重新审视起原本在趴在楚锋肩上,被他们自主忽略的黑猫。
 
    只有楚锋心下了然,黑爷果如自己所料,出手了!事实上,黑猫不出手也不行,只因黑猫与楚锋缔结了魂契,楚锋一旦真的遭到意外,黑猫自身也活不下去!
 
    但,这不是楚锋算计黑猫出手的理由!
 
    “楚锋!你给我听着,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你要知道我最讨厌被人算计和利用!你可以明着请我出手,我自会视情况判断答应与否。否则,你不要以为一个魂契就能让我被你左右!而且,我早就提点过你,凡事不管做什么都不能冲动,要量力而为,活着才是本钱!与人交战,首先想到的不是如何斩杀对方,而是如何保证自己能活下来!”
 
    “还有,你必须记住,我的情况有些特殊,能不出手,还是不要出手的好!若不然,一旦引起强者的注意,不只是我在劫难逃,你觉得你能活下来吗?”
 
    楚锋无法反驳,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从心底来说,楚锋也知道自己的做法有些不地道,但楚锋目下的的确确只想将这队屠灭了楚家的修士,斩尽杀绝!
 
    无疑,靠着楚锋自己是做不到的,楚锋只有寄望黑猫。但楚锋又怕黑猫不答应,索性算计了黑猫出手,而楚锋很清楚,黑猫一旦出手,那么见到黑猫出手的人,除了自己外,黑猫必定一个不留!
 
    在楚锋的沉默中,黑猫跃下了楚锋的肩膀,迈着渺小的身躯,主动向着余下的修士逼近。
 
    而明明只是一只猫,迈着的也是看似优雅的猫步,可行走间偏偏带起了强大的气势,使得余下的修士心头无不升起了重重的压力。
 
    终于,其中的一位修士忍不住了,扬起了手中的兵刃,“还等什么?一只稍微懂得修炼的妖宠而已,一起杀!”
 
    ‘杀!’字出口,那修士当先出击,其余修士也在一震后紧接着出手。但这些人的攻击,在黑猫这位曾经的显魂境大妖眼底却是破绽百出。十余呼吸的功夫,这些修士除了黑猫故意留下的一人外,其余都躺在了血泊中,全是被一爪封喉,死得不能再死。
 
    “楚锋!这人是我给你留下的,引气九重巅峰,比你已故的伯父要略强一些,你练练手!”
 
    “好!”楚锋没有理由拒绝,不仅心底的郁积需要宣泄一番,楚锋也想通过真实的出手,考量出自己如今的真实实力。
 
    很快楚锋与那修士厮杀在一起,而确如黑猫当初所言,楚锋的真气修为虽比不了对方,但真气的特性却透着诡异,再加上那修士此时心神不定,因此几个回合后,楚锋反倒是占据了一定的上风。
 
    倒是黑猫,却来到了敌对死亡修士中实力最强的那具尸体旁,一爪按在了那修士的脑袋上。
 
    几个呼吸过后,黑猫收回了猫爪,瞥了楚锋一眼,黑猫骂了一句,“废物,一个引气九重,心智不稳的修士也要这么久!”
 
    楚锋顿时有些挂不住面子,拼命加大了攻击的力度,终于,那位修士被楚锋一拳轰爆了脑袋,而楚锋的左肩则多出了一道长长的伤口,往下汩汩留着鲜血。
 
    黑猫皱了皱眉,示意楚锋自行包裹好伤口,等到楚锋处理完毕,黑猫跃上了楚锋肩头。
 
    “楚锋,想不想知道这些人是什么身份?”
 
    “废话!”
 
    “东阳宗!”黑猫吐出了三个字,顿了一顿又继续道,“奇怪的是这些东阳宗的修士也不清楚为何要对你楚家下毒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