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开元镇外的一大片乱葬岗中,数百上千簇绿幽幽

 
    子夜,开元镇外的一大片乱葬岗中,数百上千簇绿幽幽的火焰在各处坟头跳跃、闪烁。
 
    风忽然吹起,穿过了众多的碑坟,响起了凄厉的啸声,也带起了地面上的一些尘土与草木。
 
    借着点点幽光,赫然能看到处处碑坟间,有染血的衣物,有生锈的刀剑,有散落的残肢断骨,有腐朽不堪的棺木碎片。
 
    在这些死物之间,一道道黑影钻来钻去,发出‘嘶嘶、吱吱’的声音,似乎是蛇鼠一类在啃咬残留着血肉的那些尸骨。
 
    ‘簌簌簌.......’地面突兀开始了急剧颤动,碑坟上石粉飘落,‘嘶嘶、吱吱’的声音戛然而止,接着一道道黑影如同潮水般退向灌木杂草中。
 
    乱葬岗顷刻安静了不少,但地面上的颤动却是越来越激烈!
 
    终于,一大片泥土混着杂物飙飞向半空,地表上瞬间多出了一大块不规则的深坑。深坑之中,一条长约三丈,粗若水桶的红环巨蛇正昂着脑袋,吞吐着两尺余长的蛇信,死死盯着深坑边缘某处,冰冷的蛇瞳内有着人性化的忌惮、猜疑、贪婪与渴望!
 
    那似乎是一块红色布片的边角!
 
    妖异的是,伴随着布片的出现,坟头各处的绿色火焰,燃烧得更旺,跳跃得更欢了。甚至,这些绿幽幽的火焰开始向着深坑靠拢,聚集,并在聚集的过程中,彼此融合、壮大!
 
    红环巨蛇对于这些火焰似乎相当反感与抵触,蛇嘴内发出‘嘶嘶’的声音,尾巴甩动,狠狠抽向了靠近的火焰,但火焰有形无质,又怎么可能被抽中?
 
    同一刻,红环巨蛇所在的深坑东、南两个方向也是地面犁动,宛如劈波斩浪般无数尘土向着虚空抛飞、溅射,仿佛地底有什么庞然大物在飞快接近。
 
    眼看如此,红环巨蛇显得暴躁起来,不安的盘起了身躯,犹豫了几个呼吸,红环巨蛇头部低下,蛇信急速探向了通红布片。
 
    三尺、两尺、一尺!
 
    ‘唰’!蛇信暴卷,卷住了布片角落。红环巨蛇的蛇眼中不禁显出了喜悦的情绪,正要将整个布片卷回,但一抽之下,布片纹丝不动,反倒是绷得笔直笔直。
 
    紧跟着以布片为中心,整个土层豁然炸开,爆炸过后,赫然又是两条体型与红环巨蛇不相上下的蛇类悍然出现。
 
    一黄、一灰!这两条巨蛇在关键时刻,各自咬住了通红布片的其余边角。
 
    在三条巨蛇的大力之下,布片的全貌整个显现出来,上宽下窄,左直右斜,并且布片的最左端是镂空成圆柱形的,只不过作为圆柱体的支撑部分,却是不见。若是所料不差,这通红的布片,应该称作旗!
 
    诡异的是,这旗面之上的红色竟在流动!并且,伴随着流动,有浓浓的芳香味四溢而出!
 
    更诡异的是,紧贴在旗面之下,竟还仰卧着一人!若不是旗面被拉紧、绷直,这道人影完全发现不了!
 
    三条巨蛇在发现人影时显然也怔住了,随即,三对猩红的瞳孔内俱都露出了暴戾的光芒。
 
    “啪、啪、啪”三道刺耳的破空声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那是三条巨蛇的尾巴,同时贴着泥土,甩向了旗面下的人影。
 
    以这三条巨蛇的甩力估计,不说三下,只怕一下也会将那人影给甩成肉糜!
 
    但关键时刻,旗面红光暴射,倏然挣开了三条巨蛇的嘴巴,将下方的人影给完全包裹住。三道蛇甩如期而至,重重甩在了旗面之上,旗面上的血色一阵荡漾,旗面下的人影则没有丝毫动静。
 
    正当三条巨蛇不甘的想要继续时,乱葬岗中的点点绿火已然在深坑完全融合,凝成了一团婴儿大小,宛如实质的全新绿火!
 
    绿火摇曳,夜色中忽然响起了一声猫叫,紧跟着绿火消失,深坑内毫无预兆的多出了一只黑猫,黑猫的双眸是那般的绿,一如翡翠,美而妖艳!
 
    黑猫出现后,径直奔向了红环巨蛇,在另外两只巨蛇震惊的目光下,黑猫毫无阻碍的跳上了红环巨蛇的脑部,接着猫爪一划,透着寒光的爪子轻易就破开了红环巨蛇布满细密鳞片的脑袋。
 
    红白相间的*从红环巨蛇脑部疯狂流出,红环巨蛇挣扎了几下,终是不甘的倒在了地上,微微抽搐了两下后,再也不动。
 
    ‘嘶嘶嘶’剩下的灰黄两条巨蛇再也不敢逗留,虽是不舍那通红的旗面,还是在回过神后,立刻逃跑。但,来不及了!
 
    黑猫迈着轻盈的脚步,几个腾挪就先后追上了灰黄两条巨蛇,随着‘噗、噗’两下,灰黄两条巨蛇同样死得不能再死,死法与红环巨蛇一模一样!
 
    做完这些,黑猫又来到了诡异的旗面之前,但黑猫并无任何动作,只是如同人一般,静静的坐着,观看。
 
    只见,旗面上的红色流动得越来越快,散发的芳香之味也是越来越浓。渐渐的,旗面包裹下的人影发出了无意识的叫唤,似痛苦,似挣扎!
 
    半个时辰之后,旗面上的红色忽然定格,诱人的芳香也是无影无踪,紧接着旗面一抖,被包裹着的人影稳稳落到了深坑外的地面上。
 
    那是一位少年,名楚锋,十六岁。
 
    落地之后,楚锋很快就睁开了眼睛,认清自己竟是没死的事实后,楚锋的眸子里并未露出丝毫的惊喜,有的只是愤怒与怨恨!
 
    楚锋知道自己的伯父楚山河不待见自己,因为自己是母亲未婚先孕的私生子!但楚锋再怎么也想不到楚山河会对自己痛下杀手!
 
    三天前,是楚锋十六岁的成人礼。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