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楚锋知道自己的伯父楚山河不待见自己

嘶嘶嘶’剩下的灰黄两条巨蛇再也不敢逗留,虽是不舍那通红的旗面,还是在回过神后,立刻逃跑。但,来不及了!
 
    黑猫迈着轻盈的脚步,几个腾挪就先后追上了灰黄两条巨蛇,随着‘噗、噗’两下,灰黄两条巨蛇同样死得不能再死,死法与红环巨蛇一模一样!
 
    做完这些,黑猫又来到了诡异的旗面之前,但黑猫并无任何动作,只是如同人一般,静静的坐着,观看。
 
    只见,旗面上的红色流动得越来越快,散发的芳香之味也是越来越浓。渐渐的,旗面包裹下的人影发出了无意识的叫唤,似痛苦,似挣扎!
 
    半个时辰之后,旗面上的红色忽然定格,诱人的芳香也是无影无踪,紧接着旗面一抖,被包裹着的人影稳稳落到了深坑外的地面上。
 
    那是一位少年,名楚锋,十六岁。
 
    落地之后,楚锋很快就睁开了眼睛,认清自己竟是没死的事实后,楚锋的眸子里并未露出丝毫的惊喜,有的只是愤怒与怨恨!
 
    楚锋知道自己的伯父楚山河不待见自己,因为自己是母亲未婚先孕的私生子!但楚锋再怎么也想不到楚山河会对自己痛下杀手!
 
    三天前,是楚锋十六岁的成人礼。
 
    一早举行过简单的成人礼后,楚锋再难压抑心中多年的好奇,迫不及待的回到了卧房,掀开了卧房角落的一块青石地砖,又接着往下挖了三尺多深。那里,有楚锋母亲离家出走前留给楚锋的成人礼!
 
    那赫然是一件古色古香的木匣。
 
    而就在楚锋满怀期待打开木匣的一刻,一道人影悄无声息的站在了楚锋身后。
 
    楚山河!
 
    随即,楚锋听到了楚山河惊喜的低笑声,但楚锋来不及回头,就感觉后心处重重一痛,顷刻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楚锋就是在这镇外的乱葬岗中。
 
    “楚山河!你好狠!一件紫玉如意而已,虽说稀罕了些,可你真若想要,大可以说出来,我不会不考虑。毕竟自父母离开后,你好歹给了我最基本的生存条件!”
 
    “但现在,我楚锋既然还活着,不仅那紫玉如意我要夺回来,而且,这些年你对我的‘厚爱’我也要好好跟你清算!你给我等着!”
 
    楚锋起身,目视着开元镇的方向,双拳攥得紧紧的,甚至骨节之间都发出了‘噼里啪啦’的爆响。
 
    然而怒归怒,楚锋心中同样很明白,就凭目前的自己,去找楚山河算账,无疑是找死!
 
    只因,楚山河不仅是开元镇楚家的族长,可以号令楚家近百名子弟,其自身修为更是达到了引气九重巅峰,随时都有可能破入更强的脉转境界!
 
    反观楚锋,势单力薄,孤身一人,修为也只是引气三重,几乎不够楚山河一巴掌拍的。
 
    “我要忍!我要狠狠修炼!我要变强!但相比楚山河,我没有任何的优势,我在变强的同时,他又何尝不在进步?甚至,这些年因为楚山河偏颇的缘故,楚家大部分子弟实力都要强过我!我该怎么办?”慢慢冷静下来的楚锋自言自语,目光闪烁。
 
    无意间,楚锋一眼看到了身前深坑内的庞大蛇尸和那仿佛被鲜血染成的红色布面,使得楚锋不禁吓了一大跳。楚锋赶紧转头,却又看到了另外两具脑袋碎裂的巨蛇尸体,一股凉意从楚锋心头升起,楚锋艰难的吞了口口水,打算不论如何,先离开这乱葬岗再说。
 
    只是,当楚锋刚刚迈出七八步时,一道黑影从楚锋眼前一掠而过,随即楚锋的面颊上多出一种毛绒绒的感觉。
 
    与此同时,楚锋的身后,响起了猎猎风声!
 
    “草!什么东西!”特殊的环境使得楚锋心中渗得慌。楚锋一边喝骂,一边反手向面颊部位扫去,但楚锋却是没有扫到任何实物,反而那种毛绒绒的感觉更明显了。
 
    楚锋深深吸了口气,强忍着心中的恐惧、不安,回头。只见,自身的左肩部位,不知何时,竟是多出了一只碧眼褶褶的黑猫!
 
    怪异的是,这黑猫看上去怎么也该有个一二十斤,可偏偏自身的肩膀上,却没有任何压力!
 
    除此之外,那刚刚明明在深坑内的红色布面,竟是离奇的悬在了自己身后,与自己相距不足半尺!猎猎风声,正是那红色布面发出!
 
    “我……鬼啊!”楚锋头皮发麻,大吼一声,拔腿就要逃跑,但这一刻,楚锋的双腿却是如同灌了铅般,怎么也迈不出一步!
 
    正当楚锋惊恐交加又不知如何是好时,楚锋肩膀上的黑猫突然张口,一道声音在楚锋心头响起。
 
    “楚锋,就你这心性也想复仇?”
 
    “谁?你是谁?”楚锋摇头四顾,却看不到半个人影,豆大的汗珠从楚锋额头滚滚落下。
 
    眼见如此,黑猫的一双猫眼内不禁露出一丝鄙夷,“不用找了,我就在你肩上!”
 
    “什么?你是这猫?你会说话?”
 
    “愚蠢,这不是说话,这是意念传声…….”
------------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